冀禾,毫无所觉的小说,《极端游戏》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极端游戏

小说:悬疑

作者:可乐不能加冰

简介:你做过梦吗?当噩梦成为永恒的主旋律,你会害怕吗?冀禾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会被卷入系统编织的噩梦游戏场。在鲨鱼环伺的深海中挣扎求生;身陷镜像世界同自己搏斗;海水淹没城市,废气污染世界,各种末日场景轮番上演。——在梦境的世界里,不合理即是合理。这里是疯狂与罪孽的盛宴,亦是无路可逃者最后的救赎与希望。“沉睡的梦境里,极端游戏即将开始,你的下一个身份是什么?”

角色:冀禾,毫无所觉

极端游戏

《极端游戏》第1章 未知免费阅读

杯碟碰撞的声音,悠扬的小提琴声和钢琴伴奏的声音,以及此起彼伏的人声。

一切的声音交织在一起仿佛混合成了一幅混乱的画面。

冀禾从混沌的意识中苏醒过来的时候,一睁眼便发现自己身处在这样一个环境里,如果不是十分真实的四肢酸痛感,他几乎要怀疑自己还处在梦境里没醒过来,毕竟他完全没有印象自己是怎么到这里来的,更没有自己睡着之前的记忆。

他的大脑仿佛是被人挖空了一块,除了知道自己的名字叫冀禾,是一个现在无业在家的闲散小说写手,其余的居然什么也想不起来。

可就在他还在绞尽脑汁回想的时候,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就从他身后侧传来,他下意识的就立刻往边上挪了挪,然后他就看到了一个穿着侍应生服饰的小哥单手端着一个托盘从他的身旁走过,在经过他身边的时候小哥还十分厌恶的瞥了他一眼,就仿佛他是个碍事的家伙,并且十分讨厌的挡在道路中间。

经过这么一眼,冀禾也意识到自己的确是挡道了,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居然就这样坐在了一个后厨连通大厅的过道中间,但凡是来往上菜的服务生每一个都得先绕开他,然后再艰难的从本就不宽敞的过道里挤过去。

冀禾十分想不通,在这之前,怎么就没人嫌他碍事先把他搬到一边去呢?

心里还在默默的吐槽着,身体却十分诚实,冀禾立刻从地上爬了起来,拍了拍屁股就打算先往外走着看看,凭他这会儿对这里的印象,他挺确定他没来过这里。

一路走过一段不算长的过道,又拐了个弯,冀禾沿路看着这间餐厅颇为奢华的装修也不免唏嘘,这里看起来像是一间十分高档的西餐厅,也不知道是开在了哪个商场的里面,单就瞧这金碧辉煌的架势,也完全不像是冀禾这种平民能够消费的起的样子。

走到大厅里,唏嘘更甚,也许现在正好是饭点,在餐厅的大厅里已经三五成桌座无虚席,可冀禾第一眼就被这个餐厅神奇的天花板吸引了视线。

这个餐厅的天花板有一半竟然是玻璃的材质,半透明的玻璃在顶上交织成了一大幅连贯的且很有美感的图案,在这个餐厅里用餐的人只要一抬头,就能透过玻璃看到在上面走过路过的形形色色的人,但又因为图案和区域的限制,也不可能看到上面女孩子家家的裙底,看来商家在设计的时候还是注意到了隐私保护层面的问题,否则估计刚开张投诉就得爆仓了。

冀禾原本是想找个地方先坐下来,但一摸口袋就发现自己兜里空空,这就很尴尬了,不过他很快也注意到就在自己站立的地方不远处,也就是在餐厅的一个角落里还有一个小包间,包间的门上还挂了一块牌子,上面写着“酒水吧,第一杯免费” 。

有这等好事,那不去蹭一杯就太不合适了。

冀禾进了酒水吧的门,这才发现里面的空间也不大,但和大厅一样这里的天花板也是半透明的玻璃材质,由此可见这间酒水吧其实有两层,上下是一家,上面的门店空间也许更大些,应该可以让顾客在逛商场的闲暇之余再点杯酒水饮品什么的坐下来慢慢喝,而下面就只有一个吧台,吧台前面最多同时容纳五个人坐着,在吧台的后面还有一整排的酒架,此时就只有一个调酒师正在那表演着花里胡哨的调酒秀。

“第一杯免费,请随便挑选。”

年轻的男调酒师一边抛掷酒瓶一周半然后倒酒,一边嘴上招呼着冀禾,示意他自己看酒水单子,可当冀禾拿过酒水单子却看到上面是清一色的鸟语,刚升起的想要尝尝新的热情就不免被浇灭了一大半,一边努力掩饰着尴尬,冀禾还是故作平静的装逼道:“这都很普通啊,你给推荐一杯新鲜的吧。”

“行啊,你酒量怎么样?”

调酒师毫无所觉的答应了一声,随后问道。

“杠杠的!”

冀禾大言不惭。

“好咧!”

调酒师笑了笑就没再接话,把手上的整套动作做完,他把调好的成品鸡尾酒搁在了一个精致的小托盘上,然后还细心的用餐巾擦拭了一下酒杯的边沿,再摆上事先切好的柠檬片,最后他才把小托盘搁进了身后呈餐用的小电梯里,随着电梯上升,‘叮’的一声之后便隐约能听见上面有人说话的声音‘A3桌的好了,端过去吧。’

冀禾还是存着满腹的疑问,可他还是没好意思开口问这个调酒师,总不能他问他‘嘿兄弟,你知道这儿是哪么?我是怎么到这来的你知道吗?我跟你说我失忆了啊,我自己都觉得我是在做梦,要么你扇我一巴掌,看看能不能把我呼醒了?’冀禾觉得他要是这样问,十有八九人家会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看他。

要说这到底是哪里,等他喝完酒了自己出去看看不就知道了?门又没锁,脚又没断,再说了现在最关键的问题不是出不出去,而是他居然连他自己原本住在哪里都想不起来了,这才是最大的问题!

调酒师最终给他端上来一杯深色的鸡尾酒,颜色倒是很好看,还是渐变的,上面是橙色,过渡到下面就变成了深红色,杯底看着还有什么絮状的沉淀物,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总觉得这个深红色在室内橙黄色的灯光映照下看起来十分诡异,乍一眼看它都不像是酒,反倒很像是血。

冀禾端起酒杯闻了闻,在浓郁的酒精味中还混杂着一丝酸甜的味道,冀禾不禁皱着眉浅尝了一口,味道倒真不难喝,相反还挺好喝的,而这看起来深红色的絮状物应该是红莓。

就在冀禾喝完了想着要不要起身离开的时候,谁也意想不到的情况却发生了。

只听外面突兀的传来‘轰隆隆’的一声震天巨响,随后餐厅里便响起了此起彼伏的惊叫声和呼救声,那调酒师原本正在调着酒,被这一声突如其来的巨响惊到,那调酒器具就咣当一声就砸在了地上,而冀禾则是被吓得一个激灵就从座位上弹了起来,两人的目光对上时都从彼此的眼里看到了震惊!

外面发生了什么!?

原创文章,作者:可乐不能加冰,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gw48.net/xiaoshuo/343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